<menuitem id="ouydo"></menuitem>
  • <dl id="ouydo"></dl>
  • <li id="ouydo"><s id="ouydo"></s></li><div id="ouydo"></div>
    <dl id="ouydo"></dl>
  • <dl id="ouydo"><ins id="ouydo"></ins></dl>
    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綜合新聞

    90后女孩養起羊駝 做個自己都不敢想象的自己

    來源:太原日報 作者:張向明 文/圖 2018年10月23日 10:06

          將夢想做成事業,把興趣變為擅長,告別風光旖旎的墨爾本,扎根偏遠貧瘠的楊興鄉,太原市陽曲縣七峰山種養殖有限公司總經理鄧昕,這位深山放歌的牧場姑娘,演繹著與眾不同的精彩人生——

      人物名片:

      鄧昕,28歲,畢業于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電子工程專業,太原市陽曲縣七峰山種養殖有限公司總經理,太原市工商聯委員,陽曲縣政協委員、工商聯執委,2014年海歸創業扎根七峰山下從事羊駝養殖,現已存欄1000多只,成為全國最大的羊駝養殖繁育基地,在科研創新、產業扶貧、綠色農業、鄉村旅游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突破。

      您知道羊駝嗎?

      她的身材像綿羊,臉蛋像駱駝,耳朵像兔子,伶俐而多表情,溫順而通人性,尤以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萌萌可愛的顏值躥紅網絡,“呆萌神獸”萌翻了網友,特別成為校園妹妹心馳神往的追捧。

      90后女孩鄧昕是小羊駝的當然鐵粉。

      4年前的一天,她和同學們在澳大利亞那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見到了憨萌可掬的真羊駝,一大一小圍在身邊傻傻地任她撫摸,會說話的大眼萌萌地同她交流,鄧昕感覺簡直就要融化了;

      4年后的今天,她在陽曲山區建起了全國最大的羊駝繁育養殖基地,“神獸”銷往20多個省市的動物園、農家樂、養殖場,1000多只小羊駝每天陪伴著她,帶動周邊貧困老鄉的日子越過越好……

      她說這種從大家的快樂中感受到的快樂,是當初從未想到的。

      金秋時節,藍天白云下,青山綠坡上,呆萌可愛的羊駝嬉戲歡奔,羊舍、圍欄、草場,果園、大棚、蒙古包……記者一邊領略著迷人的田園風光,一邊傾聽著這位海歸牧場姑娘“讓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故事。

      -我有夢想,我想創業,當然要試一試,萬一實現了呢?

      追逐那魂牽夢縈、呆萌可愛的羊駝情緣,向往那晴空萬里、綠草無垠的童話世界,探尋那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田園生活,2014年,鄧昕告別風光旖旎的墨爾本,來到貧瘠偏僻的楊興鄉……

      記者:為什么要放棄國外所學電子專業,選擇回國上山養起了羊駝呢?

      鄧昕:我15歲就到澳大利亞了,先學語言,后讀大學,留學8年從沒想過移民,人生地不熟的,能做成什么事?回國后,爸媽幫我聯系的國企文書,同學給我介紹的公司編程,還做過一陣留學中介,都覺得不給力。我還年輕,我有夢想,我想創業,當然要試一試,萬一實現了呢?

      我還是想著那呆萌的小羊駝,想起在國外農場搶購的那個羊駝真毛做的小玩偶。說實話,開始我沒打算專門搞養殖、更沒想繁育,只是想做個電商代購羊駝玩偶,感覺銷路會很好。網上遨游一番才知道,這種羊駝真毛制作的玩偶,都是國外各家農場自產自銷,沒有標準化的批量生產,加上包裝、運費、關稅下來一個要1000多元,誰會花這么多錢去買個玩具呢?

      羊毛出在羊身上。海搜“羊駝”關鍵詞還真搜出個關鍵信息來:“中華羊駝第一人”就是咱山西農大的校長董常生教授,研究羊駝引種繁育技術都十幾年了。拜訪前輩后我突發奇想:為什么不自己養幾只羊駝呢?既能解決真毛玩偶的原料,又能天天見到喜歡的寵物,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太好玩啦!我想這就是我飼養羊駝的最初動機。

      -“天壤之別”把我拽回了現實。筑夢,還得腳踏實地。

      盡管鄧昕曾經無數次使勁想過墨爾本牧場和陽曲縣山區的不同,但當她第一次爬到光禿禿的七峰山上,才真正理解了“天壤之別”的深刻含義。

      看不到綠茵如毯的草地、清澈見底的溪流、濃郁蔥蘢的森林、寬闊平坦的大道,滿目是縱橫蜿蜒的溝壑、亂石嶙峋的山丘、渾濁彌漫的黃沙、崎嶇坎坷的土路……一陣肆虐的狂風吹來,傻了眼的海歸姑娘定了定神,站穩了腳跟。

      記者:在這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讓嬌貴的羊駝安家落戶很不容易吧?

      鄧昕:真是不敢想象,當初是怎么走過來的!羊駝的養殖環境十分講究,在高低不平的七峰山上要建高標準的羊舍、工房、宿舍、牧場,挖土墊地、平整場基就足足干了4個月,挖掘機、拉土車晝夜不停,運的土方數都數不清。我天天頂著烈日指揮挖運、迎著寒風監督工期,臉曬黑了、手脫皮了、鞋磨破了哪能顧上?多一趟就多一筆費用,少一天要少一份開銷呀!建設資金是跟老爸借的,要還,從小對錢沒啥概念的我,懂得了什么是一分錢掰成兩半花。

      建場初期,我最發愁的事是上廁所。工地在寸草不生的荒山野嶺,離最近的坪里村也有6公里,內急的大老爺們可以背過身去隨地解手,而我一個姑娘家,一片野地里,沒辦法呀!只能是再干再渴、滴水不進,每天下山吃飯時只上一次廁所。廠房剛建好,司空見慣的坐便器竟讓我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幸福有時就這么簡單!

      養殖場終于竣工了,首批進口的100只羊駝也到了。附近村里進場的工人以多年養羊的經驗,建議把專購的苜蓿飼料全部換成當地的青貯玉米,既省錢還方便。又建場又雇人又進羊駝的花了上千萬,我急于節省成本,也就答應了。誰料想,小羊駝不是胎死腹中,便是軟癱夭折,看著羊駝媽媽吻著她的孩子哀嚎,我徹底崩潰了,回家抱著老爸放聲大哭,說啥也不干了!老爸沒有搭理我:“這么點挫折都受不了,還能做成什么事?”

      是呀,自己選的路,不是鬧著玩呢,跪著也要走下去!擦干眼淚,查找原因,才知道苜蓿的蛋白含量遠高于青貯玉米,由于營養嚴重缺乏,導致小羊駝成活率低。隨后,我們的技術人員在山西農大的指導下,合理配料、加強防疫,科學養殖、積累經驗,逐步成為全國養殖規模最大、繁育能力最強的“羊駝之鄉”。

      -產業創新,精準扶貧,我圓的不是一個人的夢。

      一季季春夏秋冬低吟,一陣陣風霜雨雪淺唱,一群群心愛的羊駝健康成長,牧場姑娘的歌聲越來越嘹亮。終日里素面朝天、雷厲風行的鄧昕,不再是那個追捧“神獸”、癡迷寵物的學生妹妹,明顯比同齡女孩多了些沉穩、豁達和干練。羊駝越養越多,基地越做越大,市場越來越廣,她覺得今后的路也越來越長……

      記者:顯然,基地不再僅僅是滿足寵物和玩偶的個人喜好,更多體現著產業創新和扶貧濟困的價值了。

      鄧昕:是呀,起初養羊駝真有鬧著玩的心理,鬧不成再干其他,真沒想到越玩越大,我對“創業創新”的理解也在慢慢深化,基地發展還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隨著養殖經驗的不斷豐富和硬件設施的逐步完善,草場面積擴大到1500畝,我們又先后進口羊駝900多只,養殖規模突破1000只,每年繁育小羊駝600余只,羊駝絨毛和絨被等初級產品供不應求,優質羊駝和管理模式、成功經驗,推廣到陜西、湖北、河南等20余個省市。

      楊興鄉很窮,老百姓特苦,但淳樸善良,對人超好。大雪天拉運羊駝汽車被困,鄉親們頂風冒雪、照料羊駝;大半夜大批飼料到達基地,老百姓隨叫隨到、卸車搬貨;天天土豆饅頭怕我吃不慣,叔叔大爺們回家拿雞蛋、上山采蘑菇給我改善伙食……每一個溫暖的瞬間都讓我感動,真覺得應當為大家做點什么。立足產業扶貧,基地每年吸納80余位周邊貧困戶就近工作,收購青貯飼料又能帶動200余名當地農戶增收。通過“折股量化、借本還息”的方式,我們用政府扶貧資金進口羊駝200只,每年拿出80萬元分給周邊8個村的貧困戶和村集體。基地還以羊駝為特色,配套建起60多座大棚、20多個蒙古包發展鄉村旅游,也給附近群眾拓寬了致富渠道。

      您知道嗎?除了萌寵動物的觀賞價值,羊駝的肉、皮、乳都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尤其是羊駝毛以“纖維之冠”的質量色澤而聞名于世,在國際市場上供不應求,咱們基地的發展前景十分廣闊。眼下,我們規劃以公司加農戶的形式,在省內先建15個示范養殖場,提供種羊駝的技術服務,回收小羊駝和羊駝絨毛,在養殖戶得到穩定回報的基礎上創新升級擴大產業規模。同時,羊駝絨毛被、枕頭、圍巾、面料、掛毯等加工制作也已起步,逐步創出自己的品牌推向市場。

      當然,我那呆萌可愛的“神獸”玩偶,更是要精心設計、批量生產,讓更多的網友愛不釋手……

      記者手記:鄧昕是幸運的,她把喜愛的寵物做成了擅長的專業、創新的產業和摯愛的事業;鄧昕是幸福的,她把追逐的夢想轉化為創業的動力、奮斗的快樂和當地群眾脫貧致富的希望。

      時代進步,機遇空前,潛能無限,她說她還是不敢想象未來的自己。

    (責編:張凱)